<rp id="pswaf"><optgroup id="pswaf"></optgroup></rp>

      <var id="pswaf"><track id="pswaf"><ins id="pswaf"></ins></track></var>
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pswaf"><track id="pswaf"></track></blockquote>

        1. 2024年03月08日
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文化 > 伏牛 > 正文

          風聲讀竹韻

          □謝華
          來源: 發布日期:2023-11-08   打印

            唐代詩人王維的《竹里館》曰:“獨坐幽篁里,彈琴復長嘯。深林人不知,明月來相照。”詩中的幽篁,是指幽深的竹林。古人寫詩,用詞非常簡潔而達意,讓人印象深刻。

            在杭州富陽,我見過不少幽深的竹林。某一日,我開車到稠溪村,進村后一直開到候軍嶺山腳下的一處平地停了下來。山腳的左邊,有一條山溪游蕩而下,水流不大,但仍然水聲潺潺,清冽照人。環視四周,滿目青山,竹林蒼翠。做一下深呼吸,仿佛把自己的肺清洗了一遍,舒暢極了?匆娦∠,我蹲在小溪中一塊平整的石頭上,撩水、拍照,似乎忘記了時光。

            候軍嶺位于稠溪村西南側,南北走向,海拔約480米,周圍連綿起伏的山脈迎風突起,大氣華美,猶如稠溪塢西面的天然屏障,歷來為很多文人政客所向往。

            劉伯溫與朱元璋初識時,始在竹林里談天說地。此后,他輔佐朱元璋正式建立了大明王朝。相傳朱元璋當了皇帝后就帶著劉伯溫及貼身侍衛微服私訪下江南,帶著厚禮去拜謝當年逃難時救命的恩人,就是從環山翻山越嶺來到稠溪塢的,結果被當地官員百姓得知,一路守候在朱元璋必經的這條嶺上,因此得名“候君嶺”。在后人的口口流傳下誤寫為“候軍嶺”。

            每到天氣晴朗之時,許多村民都會登上候軍嶺,眺望場口、環山、富陽城區。山間云霧繚繞,一切美景盡收眼底。山上還有百年古樹,各種野果和珍稀鳥類,廣袤無邊的毛竹林,也自然成了當地的天然氧吧,滋養著一方百姓。

            許多人對竹子都非常熱衷,朱元璋這樣描繪過:“雪壓枝頭低,雖低不著泥。一朝紅日出,依舊與天齊。”他描摹、刻畫積雪壓竹之狀可謂到極致,三九寒天,大雪紛飛,萬物凋零,唯有青竹本色不變,但積雪厚重,壓得竹枝彎下腰身,以至竹葉幾乎碰地?墒,青竹低而不折,自有一種頑強的意志,縱然漫天大雪飛舞,但終有盡時,一旦紅日東升,那時,青竹萬株,挺胸昂首,與藍天共比高低。朱元璋性情粗獷,全詩充分表現出其帝王氣魄。據史料載,朱元璋喜與儒生朝臣列座論詩,但他自己寫的詩,卻絕少有文人纖弱、纏綿之風,處處展露出“一代天驕”的神韻。

            雨水過后,候軍嶺的竹林散發著迷人的清新,凝結著綠與藍琉璃般的竹子,默默無聲地在你身邊,忽然,幾只嚶嚶的鳥雀從身邊輕聲細語地飛過,你會被這不經意的自然道法所感染。再細細品讀王維的“獨坐幽篁里,彈琴復長嘯”,這不僅是一首詩,更像是一幅畫。在他編織的夢里,我設想將此生隱匿在山溪邊,在這竹林下用山泉水煮上一壺茶,聽潺潺溪水清脆地叮咚,聽飄落的竹葉恍若陌上塵客。

            這是崇尚自然的人,對美好生活的向往,也是許多人心中的風鈴,竹風清脆便想遠離城市的喧囂。竹子是大自然的產物,始終擔起了人與自然物聯的作用,將人的身心與自然找到一個完美的融合方式。

            文人與竹,向來有不解之緣。竹子的挺拔灑脫、正直清高、清秀俊逸,寧折不彎,傲立風霜,也寄托著中國文人的人格追求。在這同一片天空下的竹林,我仿佛看到王羲之的兒子王徽之于宅旁種下青青翠竹,有人過來問他:“暫住何須爾?”他指著剛種下的竹子回答:“何可一日無此君?”

            魏晉時期出了名的“竹林七賢”,他們七人,又是聚集在當時的山陽縣那一片竹林之下對酒當歌、促膝長談,或主張老莊之學,或融老莊以儒術,或主張與自然合一,但無論觀點如何,他們都是生活上不拘禮法之士。

            蘇東坡也在炎炎夏日寫出了“暫借藤床與瓦枕,莫教辜負竹風涼。”“寧可食無肉,不可居無竹。無肉令人瘦,無竹令人俗。人瘦尚可肥,士俗不可醫。”等流傳千古的名句。

            鄭板橋于故里寒舍旁種滿了竹子,沒事就凝視這些竹子,漸漸地,這些竹子從入眼到入心,他提筆一揮,青竹躍然紙上:“一節復一節,千枝攢萬葉。我自不開花,免撩蜂與蝶。”竹在這位畫家心中可謂“一枝一葉總關情”。

            蒲松齡在淄博老家的院內植竹,并朝夕與之相伴。他的窗下,白日翠竹搖曳,晚上月泄清輝,這讓蒲松齡頗感愜意。他在《斗室》中吟道:“短榻信抽引睡書,日上南窗竹影碧。”

            我們對于竹子的喜愛不僅體現在人與竹子共處之中。中華民族五千多年的文明史,古人早已將竹子作為生活的連接通道,把千年的光陰銘記在竹簡上,編織到籃子里。前段時間,作為杭州市富陽區政協文體新聞組成員,我赴河南博物院、殷墟宮殿宗廟遺址、中國文字博物館考察,發現那些殷商時代出土的陶器上面竹藤的編織紋樣就非常豐富。到了春秋戰國時期,竹的利用率得到提高,竹子的編織逐步向工藝方面發展,竹編圖案的裝飾氛圍越來越濃,編織也日見精細……到了當今,竹制品更是現代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用品,竹籃、竹墊、竹椅、竹桌、竹榻、竹扇等等,樣式豐富多樣,在忙碌的、快節奏的城市生活中,多了一些自然為我的樸質,多了些文人雅士的悠閑格調,也能透過縫隙,悄悄窺見古時文人們閑適清雅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千百年來,竹子以各種形態出現在人們的身邊,處處散發著無窮的清新。我想說,如果記憶要有回音,那么從古至今,多少人與竹子都有過一剎那的回眸,就讓我們多一些舊時的記憶,多一些竹葉的清香,讓回歸自然、輕松和諧的“慢生活”之意境伴隨我們左右……


          ( 編輯:tln )
          久久老色鬼综合免费视频,日韩国产亚洲欧美成人,av无码福利一区二区三区,热思思久久免费视频
          <rp id="pswaf"><optgroup id="pswaf"></optgroup></rp>

              <var id="pswaf"><track id="pswaf"><ins id="pswaf"></ins></track></var>
  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pswaf"><track id="pswaf"></track></blockquote>